Media Reports
Media Reports
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the latest developments of Sunpower

央广【爱评论】郭宏新:创新就是帮助社会解决问题

Time:2019.04.18 Clicks:50 Size:

       央广网北京4月18日消息 《爱评论》本期推出“企业创新对话录”,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中圣集团董事长郭宏新。
  郭宏新,中圣集团董事长,高级工程师。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,是国家“万人计划”高层次人才。曾任南京化工大学热管技术研究院副院长、科技部国家热管推广中心副主任等职。获得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一、二等奖。

  中小企业的创新也能代表中国“捅破天”
  陈爱海:坦率地说,中圣集团应该说在您这个领域或者说行业内,知名度是很高的,但是面对全国的受众来说,中圣集团和您本人应该是名不见经传的。今天我之所以和您面对面,是因为您和中圣集团在创新方面做出了很显著的成绩。创新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非常重要,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,创新是尤其重要的。您被“四大”之一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评为“安永企业家2018中国”,这个奖在世界上是久负盛名的。它颁给您这个奖,就是因为您在创新方面做出了成就。
  郭宏新:实际上我过去是个大学老师,1998年离开学校做中圣集团时就有一种理念,把学校的科技成果进行产业化,帮社会解决一些问题。这次安永之所以把这个奖给我,实际上是在创新方面对我的认可。今天陈老师带着团队来,更坚定了我对创新的认识。实际上创新不是一个高深的概念。当时我离开学校来创业,也没想到解决问题就是创新,那时大家都认为创新是个很高深的东西。比如专利、发明,解决社会重大问题才是创新。实际上创新分两个层面,一个层面就是原始创新、重大创新,这些创新涉及到国家发展战略;另一个层面,企业怎么能长久生存,怎么样有竞争力,怎么能使自己的产品不断完善,像石油石化、煤化工、钢铁、水泥,不管什么行业,都需要不断解决问题。如果能帮他们解决问题,不也是创新吗?所以后来我就带领我的团队,不断去中石化、中石油、神华、宝钢、首钢等企业,问它们有什么问题,我能帮忙解决什么。我刚开始创业,没有资本,口袋里只有几万块钱,但是我脑袋里有技术。比如扬子石化,当时他要搞一个低温乙烯的输送,一个巨大的罐。过去这种低温的输送工程,都是像林德这样国外大公司垄断的,但是这些大公司要价巨贵。我是搞传热的,这些问题我也能解决。我们就研究了国产材料来替代林德,一下子把他们的问题给解决了。他们得到了技术进步,我们得到了一个商业机会。按照这条思路,中圣的创业之路就从一个小小的管道服务,开始全方位地为中石化、中石油等很多大企业服务。


 

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中圣集团董事长郭宏新(央广记者 安健 摄)

 

  陈爱海:不光是中国企业,我知道在全球像英国石油BP、壳牌,德国巴斯夫以及美国的陶氏化学等,都是大名鼎鼎的全球巨头,你们跟他们也有合作,为他们提供解决方案。
  郭宏新:大概在2005年,我们就开始在扬巴,即扬子石化和巴斯夫合资的公司,我们给它提供装备。那时候,德国人是居高临下的,我们经常被训斥。遇到问题,我们并没有退却,我们一方面研究自己的高效传热技术,另一方面请德国专家来做质量总监。经过几年努力,我们从被他们居高临下变成平等对话,现在我们的重大装备,像PTA反应器、冷凝器,乙烯的重大装备、乙二醇的重大装备的反应器等,不但满足了中国的需求,像巴斯夫公司在德国本土都用我们的核心装备。巴斯夫在马来西亚有一个很高端的香料项目,那里的重大装备都在我们这里造的。造完以后巴斯夫方面也很兴奋,很自豪,它把我们的装备,来自中国的核心装备,拍成一个英文片子,在全球播放。
  陈爱海:这也让全世界认识到了中国制造的力量。
  郭宏新:是的,我们中圣的重大装备,只是中国的一个很小的代表。既然我们都能代表中国“一根针捅破天”,很多中国企业形成合力,更能代表中国制造的形象和力量。
  帮助青藏铁路穿越冻土的创新故事
 


  陈爱海:说到您这个企业,还跟青藏铁路有关。当初青藏铁路的建设规划,据说就是因为您参与进去,促成了青藏铁路关键技术难题的解决。这个过程是怎么回事?
  郭宏新:我们介入的青藏铁路就是帮助社会解决问题的一个典范。对我个人来说,这是非常偶然的一个很奇巧的机会。中央电视台有个《对话》节目,有一期节目的嘉宾是当时的铁道部副部长孙永福,就谈青藏铁路的建设。
  陈爱海:那时候还没开始建。
  郭宏新:已经做了很多年策划,准备开始阶段。
  陈爱海:但是还有一些难题。
  郭宏新:在节目中,下面有人就问孙部长,要建青藏铁路,高寒、缺氧、冻土三大难题怎么解决?高寒、缺氧,飞机在空中飞也是高寒缺氧,问题已经解决了。但是冻土怎么办?他说,冻土问题请下面一个专家上来给大家解释一下。专家上去在白板上就画,讲冻土是怎么回事。因为青藏铁路有沼泽地,冬天寒冷以后结成冰,到了夏天一晒会融化,铁路路基肯定会下沉。这个专家说想到用遮阳棚、打桩、通风管道,还有抛石头来修这个铁路,但是不能根本性地解决问题,它还是会产生变形。看到这个问题,我突然灵机一动,既然是高寒,有冻土,冬天一定很冷,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冬天的能量通过一个装置把它导到地底下,使这个冰冻得更结实,即使夏天也晒不化,相当于把铁路建在永远是冰的冰面上,所以看完后,晚上我很兴奋,激动得迟迟不能睡觉。
  陈爱海:您觉得自己能解决这个大问题。
  郭宏新:我觉得我似乎能解决这个问题。凌晨三点,我爬起来画了一张草图,一激动给孙永福副部长写了封信,告诉他我们有个热管,可以达到导冷的目的,冬天把大自然的能量导到地底下,和常年的太阳能相抵抗,把冻土稳定住。
  陈爱海:即使大夏天也能稳定。
  郭宏新:即使大夏天。第二天我就把这封信寄出去了,没想到一周后北京就有回应,说你们中圣集团有个郭宏新给部长写了封信,能不能叫他到北京来聊一聊。
  陈爱海:是打电话还是写信?
  郭宏新:打电话。所以我就到北京去,见到了专家组,跟他们一聊,他们也很兴奋,没想到两个学科一交叉,我的思维和他们的想象是吻合的。他们说你能不能赶快回去把你的想法变成样品,然后给我一个做野外实验的机会。回来一个月,我就做了25只样品,送到了可可西里,沱沱河,那里有一段实验路,有很多遮阳棚、打桩的。
  陈爱海:他们确实想了各种办法,已经在各种试验段上试验。
  郭宏新:他们也给了我一个实验的机会,到第二年春天再来评判,发现通过我的热棒技术完全能够满足铁路冻土路基稳定的要求。于是又给了32公里,由我们用热棒来做实验的路基,直接工程化,我们跟青藏铁路就结缘了。通过这个事件我们就感到,社会问题只要暴露出来,技术和问题一对接,重大创新就产生了。后来青藏铁路在整个的运行过程中,我们的热棒技术被专家组指定为青藏铁路冻土治理的唯一技术储备。这么多年来,青藏铁路的整治、修复,我们的热棒起了最关键的作用。因为只要发现冻土有变化,我们就打个孔插根棒子,浇点水,就稳定住了冻土,对青藏铁路的安全运行起到了非常好的保障作用。后来,青藏公路、柴木铁路,还有黑龙江、内蒙古、新疆的很多公路、隧道、桥梁、输变电铁塔基础的治理,包括现在中欧输油管线冻土区域的治理和固化都交给我们,由我们来做方案。
  从能源岛到化工火炬:创新就是变废为宝
 

  

 

        陈爱海:说到创新,你们有一项技术是关于能源岛的,我听说在雄安新区高阳那边,你们已经建了能源岛,在全国很多地方也建了能源岛。这个能源岛是怎么回事?
  郭宏新:对于雾霾,大家都很关注。雾霾实际上就是化石能源的过度消费,或者消费后没有做足够的清洁化处理导致的。实际上,雾霾的产生除了汽车尾气,VOC的排放,更主要的是到采暖季就会更多出现。大量的小锅炉没有脱硫脱硝,烧煤的过程不完全燃烧,产生大量的粉尘,又没有脱硫,最后从烟囱里跑出来了,就形成了污染源。我们就想,能不能把小锅炉都关停掉,实现集中供热,这就是企业能源岛的初始想法。实际上我们有各种园区,化工产业园、医疗产业园、生命医药园区,还有汽车加工、食品产业园,家家户户都有锅炉。要解决雾霾问题,就要把家家户户的锅炉停掉,但停掉后全用天然气也不行,成本太高,但是不供热,企业生存不下去。后来我们提出能源岛的概念,就是把小锅炉都关掉,建一个大的供热中心,不仅供热、发电,关键要实现污水的回用。
  第二个,各种工业园需要热的同时必然产生污水,我给它供热的时候还可以通过我的技术把污水厂产生的污泥烧掉,减少污泥和固废的排放。一个能源岛不单单是供热中心,也是个普通工业固废的处置中心和中水回用中心。这样一来,我们就帮这些企业解决了环保问题,让整个园区达到真正意义上的零排放,形成循环经济。
  陈爱海:说到变废为宝,你们还有一项技术,就是化工火炬。我在全国各地走,也经常看到熊熊燃烧的大火,白天也烧,晚上也烧。当时我也想,能烧,那说明是能用的,为什么要把它烧掉而不是把它用起来?
  郭宏新:因为在石油化工企业或者是污水处理,还有现在的所有LNG、采气、油田、煤化工、钢铁企业,生产过程中都有废气。这种废气一方面是化学反应过程中产生的;还有一些跑冒滴漏,阀门关不紧跑冒滴漏出来的废气。这些废气基本上都是可燃性的,万一到了紧急的时候阀门打不开,它跑到不该跑的地方就会爆炸,产生恶性事故。所以在石油化工等很多企业,我用个管道引到空中把它烧掉。但这个烧掉以后,因为它里面含了各种废弃物,烧的时候不可能完全燃烧,会产生污染。就像扬子石化,原来一个火炬点一年,要交几百万到1000万元的排污费。
  陈爱海:工厂安全系数高了,但是带来了污染环境问题。
  郭宏新:这个污染是非常严重的。看到这个问题以后,我们就发明了一个水封系统,即我不用阀门控制,我用一个罐,罐里加上水,用水把它压住,它跑到这里有水挡住了后,它就跑不掉,另外再开个口,通过这个口把废弃输送到一个气柜里,把它储存起来,然后我用一个压缩机送到锅炉里去做锅炉燃料。这样既解决了环保问题,同时又把它作为燃料。就像扬子石化,7个火炬,我们灭掉了6个,仅仅卖燃料气和少交的排污费,两项加起来一年增收2.64亿。
  陈爱海:那跟用您这套装置的成本比起来呢?
  郭宏新:我这套装置9000万,不到一年就收回来了。
  陈爱海:又是一个变废为宝的例子。
  郭宏新:对,这是确确实实的效益型环保,通过环保来创造效益。所以还是那句话,只要发现问题,去琢磨它,一定能够解决。
  创新应当成为一个民族的基本素养
 

  

        陈爱海: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今天大家都认识到环境保护无比重要。中圣集团是高科技企业,也一直致力于环保。客观地说,很多立志于环保的企业,好像总体上过得并不是太好,您怎么看环保产业的前途?
  郭宏新:过去几十年,我们的粗放型发展付出了巨大的环境和资源代价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那个过程是必须的,因为没钱你什么事情也谈不上,你也谈不上有地位;我们从农民变到了穿西装的人,这时候高度不一样了,对环境和总体认识就不一样了。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实际上也告诉我们,环保企业、环保技术有巨大的前景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现在出问题的企业,大部分是因为过度使用了资本杠杆,形成了跑马圈地的概念,这已经不是搞环保,这是玩资本了。不是说我们环保有问题,是他搞环保的思路和方式有问题。
  陈爱海:就是眼光没有放得太长远。
  郭宏新:另外,片面地强调了资本在环保中的作用,认为有了钱把它圈下地来就是搞环保,实际上是对国家和环保极大的不负责任。如果每个企业都把自己的事业做专,技术做到极致,在全球都有竞争力,它怎么会没有前途?
  陈爱海:所以立志于环保的企业要有定力,要有长远的眼光。
  郭宏新:要坚持。
  陈爱海:对,前景一定是好的。
  郭宏新:不是好,是非常好。
  陈爱海:您说,创新就是帮助社会解决问题。去年以来,我采访了很多企业家,很多企业家跟您有类似的看法。比如我采访过浪潮集团的董事长孙丕恕,他说就算你是清洁工,你每天想着我怎么样把这个桌子擦得又快又干净,这也是创新;比如像重庆的被称为“中国火锅女皇”的何永智,她从最开始的普通火锅,后来发明鸳鸯火锅,还有子母火锅。
  郭宏新:满足个性化需求。
  陈爱海:再包括后来的一人一个小锅。这个其实没有多大科技含量,但满足个性化需求,真正解决了老百姓的问题。总体上,您怎么看创新的现实意义,特别是今天我们这么强调高质量发展。
  郭宏新:创新实际上就是改变,就是不断提升自己的内涵。实际上,一个人不管在什么层面,你在这个岗位上都要有所改变、有所提升。创新就是竞争力,创新就是利润提高,成本降低。创新是个全方位的、立体的概念。一个企业能不能有竞争力,能不能成为行业冠军,能不能成为百年老店,都离不开创新。很多时候创新都是给逼出来的,因为你要有所不同,你要比别人跑得快一。创新在中国肯定会越来越得到认可,无论是国家层面,企业层面,还是普通生活层面。
  陈爱海:会成为全体国民的自觉。
  郭宏新:它应该成为一个民族的基本素养,所有人都要有创新,都要有改变。
  陈爱海:这对于我们国家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。
  郭宏新:创新就是要有自己的成果,有自己的知识产权,有自己的竞争力。我们不能老是跟在别人后面跑,跟在别人后面跑,就会受到市场的惩罚。

 

 

 

 

转自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

 http://finance.cnr.cn/jjgd/20190417/t20190417_524581139.shtml?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0